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如果数学家谷超豪教授遭遇小升初 谷超豪

  200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由84岁高龄的数学家谷超豪教授获得,老先生家庭幸福、伉俪情深,且又健康长寿。不管是对学校还是家庭,渴望培养的正是这样几近完美的人才。

  据说小升初只要奥数好,就可以“一招鲜,吃遍天”,踏平所有名校的门坎。于是乎,起了好奇之心——十二三岁,是如今“小升初”的孩子们拼命挤上奥数独木桥的年龄;那么,数学大师的小升初是什么样的呢?

  意料之内的,是少年谷超豪极其热爱数学,天才光芒初现。小学六年级时,他也撞见过“鸡兔同笼”、“童子分桃”一类的“奥数”题目,“各种各样的,怪里怪气的,这些问题排一个式子不大容易的”,少年谷超豪不耐烦了,偶尔拿到哥哥的初一教材,发现用一元一次方程的代数方法解,极为容易。没想到,这样解题让老师非常称赞,认为不拘一格,让同学们向他学习。据说,这让谷超豪明确了以数学为终生事业的决心。

  谷超豪若是晚生70年,就没这么好运气了。如此解题,不管是考试还是竞赛,都会被认为使用了超纲的方法,一分也拿不到。奥数,本就为了难人的,你私自化难为易,被别人效仿了去,奥数的意义不是没了吗?再说了,对如今的奥数牛娃们来说,六年级做鸡兔同笼,简直小儿科,根本不用设X,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。

  结论,十二三岁的谷超豪同学,有可能招致今天的老师严肃批评,说不定还有冷嘲热讽,会不会就此扼杀了一个少年对数学的痴迷和雄心壮志?从这个角度看,早生的谷超豪,很幸运。

  还有意料之外的。

  十二三岁的谷超豪,生活中远不只是数学和课本。那一年,日军轰炸谷超豪的家乡温州,不满13岁的谷超豪离家参加了抗战宣传队,写壁报,演街头戏,在青田宣誓加入中共,其时还不满14岁,和刘胡兰的入党年龄相仿,当是中国最年少的共产党员之一。

  一个13岁的数学少年,在民族危亡之际,敢于独立思考,建立起自己的政治信仰甚至甘冒生命危险加入“赤匪”,幸耶不幸?

  反观如今深陷“小升初”重围的孩子,有几个还有闲工夫关注窗外事?假如谷超豪面对今天的“小升初”,他的“不务正业”和“异端思想”,一定会让家长和老师大惊失色,立即摁灭在萌芽之中。不能随心所欲,走自己的路,谷超豪同学是否只能按部就班成某银行的白领,或是用自己的数学天分开班讲授奥数?

  谷先生这意料之内与意料之外的两桩“童年轶事”,其实也有共性:胸襟开阔,少有大志,不拘一格,敢当大任。于是,在乱世之中,他依然稳健地成长着,有今天的硕果,也是顺理成章。

  现在,很多父母都急躁,对孩子,恨不得一生下来就直接扔进名校读大学;奇怪的是,自己的工作倒是吊儿郎当。想想谷超豪先生,年过七旬还在出成果。风物长宜放眼量,急孩子,还不如急自己。

  而松快一些的教育,可能反而给了“谷超豪”们成长的空间。我们只能无力地希望着,今天十二三岁的“谷超豪”,或许还有?请师长们手下留情、嘴下留德吧……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赞(0) 打赏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轻博客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